400-055-0471 周一至周五, 9:00 - 18:00

深访杨超越杯编程大赛发起人,还原硬核粉丝追星全过程

2019-03-14 点击:118 次

来源:腾讯网

“大家加油,我要退群了,被老婆看到不好。”但没过多久,那位害怕老婆想退群的大哥决定不退群了,他觉得参与这件事可以吹一辈子。

刺猬公社 | 石灿

“玩大了,玩大了。”

Justin是杨超越杯编程大赛的第一发起人,看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一条微博后,他激动,开心,慌乱。

“为什么大家都觉得#杨超越杯编程大赛#只是男粉的事儿呢?世界需要科学,科学需要女性。”3月11日临近傍晚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微博将杨超越杯编程大赛送上了“国际主流舞台”,这场本属于男粉丝的狂欢,开始大规模增添女性色彩,不少程序媛也加入其中。

此前,这个反差感十足的比赛已经登上了微博热搜、知乎热搜、贴吧热搜第一名。在突如其来的热搜面前,不断有人开始发出自嘲式疑问:“追星还得会编程?杨超越的粉丝要不要这么硬核?得花多少钱才能玩这么大啊!”

1000.jpg

但有一点外界并不知晓,这项硬核赛事在社交媒体引爆,只是一个意外,赛事官方没有花钱做营销。截至3月13日,已经有83个参赛团队,区块链游戏、平台工具、小程序、词云项目、智能机器人、人脸识别、资讯阅读......等赛道已经被占领。在报名网页,不断有人主动上前询问,“还要人吗?我前端。”“会用cocos creator 开发,要么?”找不到队伍的程序员只能坐到观众席围观。

时间回到过去,让我们看看这个比赛到底是什么诞生的。

三名发起人无心插柳

临近中午,程序员Justin决定在百度贴吧杨超越吧发一条内容,“村里的程序员来报个到,想组织一场编程大赛,奖励丰厚,也能锻炼编程能力。”

杨超越来自农村,在《创造101》自我介绍里说自己是全村的希望。这一称呼逐渐向更大范围演化,她的粉丝开始自称自己的圈子叫杨村,他们都是村民。

“这个没有意义啊,不如搞点有意义的项目。”有人开始质疑这个点子的价值。

“先把程序员集结起来,然后要做啥项目还不简单?”Justin回应质疑。他平时在杨超越粉丝群里看到有程序员商讨一些编程技术。在无意中,他灵机一动,迸发出了这个想法。

“好想法,最好能和超越有联系。”

Justin的帖子是在3月4日11点06分发出去的,九分钟后,他看到这条认同他想法的留言,立马回复,“当然了,要把超越妹妹推广到程序员圈子。”

1000.jpg

“更大的意义在于向外界展现超越粉丝的能力,这对改善超越形象很有帮助。”赞同这个提议的人越来越多,但更多的人也只在围观,并没有直接参与其中。可谁能想到,这个简陋到只有31个字的创意,会为一场硬核到只能用代码说话的粉丝狂欢埋下伏笔?

当天,这条帖子很快升到了杨超越吧热搜榜,进入吧主胡一刀的视野范畴。胡一刀找到Justin,交换了想法,胡一刀支持Justin。这时,他们想到一个叫二师兄的人,他在通信行业工作,曾经一个人组织过关于杨超越的多个线上比赛。

Justin为了打消二师兄的顾虑,他说,“玩一下吧,很简单的。”

“你想弄一个什么形式的比赛?”二师兄问Justin。

“想弄一个像ACM那样的大赛,在上面找题,很专业的那种。”Justin说完,二师兄有些懵,但他此前做过好几次类似的活动,有经验,“反正到最后基本上就我自己做,我有很清醒的意识。”

实际上,ACM全名叫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(英文全称:ACM International Collegiate Programming Contest),由国际计算机协会(ACM)主办,旨在展示大学生创新能力、团队精神和在压力下编写程序、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。

比赛期间,每队使用1台电脑需要在5个小时内使用C/C++、Java和Python中的一种编写程序解决7到13个问题。ACM大赛有近40年的发展史,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,三次总决赛在中国举办,浙江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参赛团队曾荣膺过冠军。Justin大学时是计算机类学科学霸,对这个比赛很熟悉。

他们三人组建了一个群,在里面商讨官宣文案。胡一刀不仅是杨超越吧负责人,还是杨超越吧官方微博负责人之一,也组织过很多个关于杨超越的比赛。考虑到杨超越要参加3月16日在深圳举行的2019年男篮世界杯抽签仪式,Justin写了一段文案发到群里。

超越要去参加篮球世界杯抽签仪式,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村民月芽又被带飞了。但是我们都是成熟的村民了,要学会自己做一下很酷的事情来配合我们酷酷的偶像。那么机会来了,村里想要举办一场程序员编程大赛。

编程大赛的好处:

1、展示村民实力。

2、锻炼参赛者的编程能力。

3、可以借此机会在圈子里适当安利超越妹妹。

4、集聚优秀编码人才,为后期给超越妹妹做项目打下基础。

编程大赛需要解决的问题:

1、比赛规则

2、奖励方式

3、宣传策划

希望有兴趣且有能力的村民月芽们踊跃私信,讨论本次活动相关事宜。

“大家自嗨一下就完事了,粉丝们一起开心开心,杨超越看到能开心开心就行了。”二师兄转身一想,但程序员怎么说也是专业性很强的人才,把他们聚集到一起,后续能产出一些好作品,还真是可以。

简陋的第一阶段完成了,“给人的感觉是,我们要啥啥没有,哈哈哈。”二师兄笑说,他们立即拉了一个群,通过微博和贴吧获知该消息的人聚集在一起。人越来越多,到了晚上,群里已经有六七十人。

不久前,二师兄举办了一个关于杨超越《英雄联盟》的比赛,有一百多人组队参加。他对比了一下,“我感觉六七十号人真的很多了,我觉得这事儿能成,心里挺高兴的。”他对此次比赛的最初期待是“有三四个作品出来就非常完美了”。

传奇从发微博正式开始

码农们很兴奋,他们在群里“比武炫技”,你用什么技术,他用什么技术。都认为自己的语言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。你一言我一语,群里分外热闹。

但他们的关注点完全不在赛事举办上。第二天,人越来越多,群里超过了100人,新人已经不能通过扫微信群二维码进群,他们只能一个一个地拉进群。

“有点慌了,这事儿八字没一撇,咋弄?”二师兄虽然很焦虑,但他用他很喜欢一句富含哲理的话激励自己把事情推进下去:火车头发动起来,旅客自然会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。

Justin和二师兄在价值所求上有点像,他崇尚“相信才看见”的俗世哲理,“先做再说,遇到困难就去解决”。他很奋进,也很优秀,即将被公司总部派往国外做技术支援,但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的他开始担心发际线了,“能咋办,随缘!”在焦虑的情绪面前,他更喜欢用乐观、挑战、疯狂、逻辑、激情这五个词形容自己的日常状态。

他们都把自己当做这件事的火车头。

Justin是国内一家知名电商的程序员,擅长编程,他把编程大赛的主阵地放在了GitHub上。GitHub是超过3100万程序开发者的知识分享平台,他们一起托管、审查代码,管理项目,构建软件,共享程序代码。Justin在GitHub建了此次大赛的页面版块,赛制要求,参赛者的作品要放到GitHub上。

二师兄看群里谁比较活跃,他就去找谁聊,问对方懂不懂程编程比赛怎么具体举办,编程比赛的章程怎么定。

几次扑街后,找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哥,大哥告诉他,第一阶段,大家在GitHub提交自己的想法,要做什么,可以以issue的方式提出。第二阶段,组队,每队五人,限定时间做demo,将demo提交到repo。第三阶段,评比,选出前三;评比可以按照star或者其他规则,待商量。第四阶段,围绕前三继续投入,做出实用的产品。

此后的比赛程序基本上沿用这个版本框架。3月5日和6日两天,二师兄无比焦虑,他一直在重复做一件事情:加微信,发微信,“能帮忙看下不?有啥要改的?”“现在大致写了一些,你瞅瞅怎么样,咱们商量一下。”“帮忙在知乎群里宣传宣传呗。”

几个头部互联网公司的人联系上二师兄,希望参与到其中,每当对方问起赛制项目完整安排时,他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赛制的问题,导致具体时间节点无法确定,让他有了新的进展通知他们。正当他开始摸出门路时,来了个好事,腾讯课堂的人联系到他,以直播平台的形式出现在比赛中,随之而来的还有其他合作方和赞助商。

腾讯课堂的人问他,想不想把这件事搞大?

“他一开始这么说,弄得我很慌。”二师兄对那人说,这只是粉丝内部搞的一个活动,搞不大,也不敢把这件事搞大,只想在圈内玩一下开心开心。聊了一会儿,那个人回复二师兄,他们需要跟领导开会研究,3月5号晚上能给回复。

但等了一天,对方一直没给最终回复,从建群到6号,已经过去好几天了,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宣布出来,大家伙儿的热度渐渐冷却下来。一个人说,“大家加油,我要退群了,被老婆看到不好。” 6号当天,二师兄催腾讯课堂的人,但对方还在与领导商量,到了下午,二师兄不想灭了大家伙的兴奋劲儿,再拖,这事儿可能要黄。

他开始找人制定赛制、章程。晚上,他在微信群宣布:第一届杨超越杯编程大赛正式开始。整个比赛分为组队、开发、比赛和运维四个阶段,比赛奖励是杨超越的各种周边,不算贵重,但很有趣。

比赛主题:做任何与杨超越相关的产品都可以,游戏、网页、工具等等,不限定方向,尽量以有趣或实用为目的。“不能诋毁超越,不能伤害到超越。”二师兄说这是参赛作品一定不能触碰的底线之一。

一群平时话语不充沛的程序员很激动,看到大赛官宣信息,文字已经无法表达他们的澎湃心绪,纷纷亮出微信自带的“拇指点赞”和“双手握拳”表情包,以示给主办方点赞。

那位害怕老婆想退群的大哥决定不退群了,他觉得参与这件事可以吹一辈子,顺道毛遂自荐说,“我觉得我简直是一个营销鬼才。有人联系我吗,我们组队,把‘打杨超越’这个App做出来……”

一开始,二师兄三人还在纠结这个比赛是放在杨超越粉丝圈内举办,还是面向全社会。一开始只让粉丝加微信群,只在粉丝内部做活动,但火了之后,他们开会研究决定扩大影响面,不限定只有粉丝能参与,最终,他们选择建立QQ群,全开放。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群,他们在每个微信群都设立三个管理员,专门安排人负责审核参赛者进群,过滤黑粉。

宣告已经发布了,但海报还在制作中,第二天才能完成。到了3月7号早上,二师兄让杨超越吧微博另外一位负责人将大赛信息发到微博。

传奇从这里正式开始。

杨超越翻牌

赛事信息发出去后,一些营销号开始转发编程大赛的微博。中午,微博热搜、贴吧热搜、知乎热搜全部被“杨超越杯编程大赛”霸榜。

“上热搜我就知道火了,爆了,当时大脑一片空白,百爪挠心。”二师兄担心热榜消失,立即截图给腾讯云课堂的人看,对方被吓到了。

1000.jpg


村民们也被吓到了,纷纷在群里@二师兄说,“玩大了”“规模太大了,超出了我们的想象”。有人开始在社交媒体讨论:这次完全没有前期充分策划的活动,怎么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,在全网开始发酵起来了呢?

传媒研究者、知乎大V卢诗翰曾在3月初的“反流量明星”浪潮中研究过流量明星的粉丝行为,相比于此前的粉丝行为而言,他向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说,“我觉得比较新鲜。”

他还分析道,有些明星的粉丝会抱着这种心态——“我刷了这么久的榜你可一定要赢呀!”持这种心态去支持偶像,通常会有副作用,“伴生而来的高攻击性、高对抗性和高透支率,成为了粉圈恶臭的来源。而这次的编程大赛,最大的区别是,粉丝有产出,他没有让你无条件的投入一件事情——帮忙刷榜,帮忙打投,而是给了你内心的热爱,一个具体的实现舞台。”

“当亚文化圈形成的时候,其自创的语言体系、独特的活动组织、极强的自我认同感、对外既带有渗透性又带着隔绝性,使其能够牢牢钉在某一个时代,成为一些人的记忆。亚文化圈既是一种思想话语体系的防卫壁垒,也是一种人性的自我解放。”知乎大V邓呵呵 对此分析,论文集、COS、游戏比赛、辩论赛、歌会、记录片、编程大赛……一个类似于501兵团、车万的亚文化圈正在建成,并不断向外扩散。把饭圈玩成亚文化圈,目前只在花村看到这样的案例。

正在刷微博的闻澜(上海)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寿玮达看到了大赛信息,转发评论说,“作为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我,赞助冠军2000块,出结果后请联系我,你们太秀了”。

“我觉得必须6666啊,兽哥。”寿玮达的微博名叫“kop兽兽”,杨超越翻了大赛的牌子。杨超越加入火箭少女101前,是闻澜文化旗下女团CH2女团成员,现在依旧与闻澜文化保持紧密联系。

看到杨超越此举,坐在隔间办公位上的二师兄的手在发抖,眼睛激动到憋出泪花。那天,他手里刚好有一个重要工作要完成,他只好一边工作,一边拿起放在工位桌上的手机看最新消息,“看一眼就赶紧放下,这件事被传播出去,一方面相当于被人认可了,之前办活动也有糊的,没人理我。另一方面让大家看到我们杨超越粉丝很硬核、有趣,相当于给超越做了很多宣传。”

但外界的认可让二师兄更紧张了,他暗下决心,这件事必须要好好做起来。晚上8点,他召集了五十多个人在QQ群开会,大家要讨论赞助商、直播平台、奖品等议题。会议有一个主持人,但大家想要的东西太多了,一下子没法满足,显得乱哄哄的。

出现这样的情况,二师兄有些焦虑。他平时在工作中开会,喜欢走“提出问题——分解问题——分析问题——做决定”的路径,而不是杂乱的无序状态。

有部分人看不下去了在群里问,“我们的初心是什么?”

“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超越。我们有了初心,就有了底线,不能因为我们这个事情让她被人嘲笑了,被人喷了。”二师兄对刺猬公社说完此话,用舌头舔了舔因短时间说话太多而干涸的嘴唇,并显露出略微骄傲表情。

但并不是说他们喜欢杨超越,就说杨超越没有缺点,Justin接受刺猬公社访谈时直言不讳,杨超越在女团中的唱跳是真不合格。

1000.jpg

从3月4日开始,每天晚上下班后,二师兄就在公司附近的一个美食广场坐着,与组织者们在线上沟通赛事进度,“那里的工作人员应该都认识我了吧,哈哈。”

3月7日下班后,他在那里参与线上开会开到夜里美食广场关门,保安没赶他走,他继续待在那里。但他担心北京地铁关停,他得走了。在坐地铁时,坐反了一趟地铁,下错一次站,出地铁站时发现,手机没电了,没办法走出地铁,向地铁站务员求助才得以走出地铁回家。

在之后的两天时间里,他发现很多决定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可控范围,前文提到的四十岁大哥提醒他,要找熟悉娱乐行业的律师,撰写相关法律文书,以保护好自己。赛事发起团队开始把自己的部分权利转接给杨超越粉丝会,请求他们的支援,并且与杨超越的现阶段经纪公司哇唧唧哇娱乐取得联系,一同商议这个赛事权益问题。

但即便如此,二师兄还是大赛的核心之一。9日,他们解决了大赛的组织框架问题,把一盘散沙各归其位,各履行其职。比赛将会持续两个月左右。

走到这一步,可能已经是二师兄追星的巅峰状态了。一切就像洪水一样,把他裹进这场充满了新时代特征的群体性追星活动中。

在机场与杨超越对话

第一次去到杨超越所在的一个发布会现场,二师兄完全看不清她本人,“离得太远了,还不如拿手机看得清楚,但粉丝氛围很好。”

在现场,二师兄看到其他偶像的粉丝穿着整齐,一排又一排的人压马路的气势特别足。二师兄不喜欢这种风格,“挺无聊的,我比较喜欢多元化的状态,随心去做,不要刻意。”

刻意去做也做不起来,在杨超越的程序员粉丝圈中,有不少年纪较大的粉丝,“你让他穿应援服,你就是给他一万块钱,他都不会去做这个事情,别说还得花钱了。”

虽然那次看不太清楚杨超越,但直到现在,二师兄都无法忘记第一次近距离见到杨超越的激动心情。

1000.jpg

2018年11月11日,周日,是综艺节目《超新星全运会》的决赛日,地点在广州。当时还在云南工作的二师兄买了张机票飞往广州,全程看完杨超越的参赛项目。周六是预选赛,周日是决赛,他本来想看完比赛周日晚上坐飞机回家,但那天晚上,杨超越临时要参加一个跑步比赛,他决定看完再走。看完时,已经赶不上飞机了。做了权衡,他向公司请周一一天假,周二再回去上班。

周一那天,杨超越去横店拍戏,他决定去送机。

那是二师兄第一次送机,一点经验都没有。他把他的行程告诉身边的小伙伴,他们纷纷把自己送给杨超越的礼物委托他递交给杨超越。

11月13日,二师兄感到机场时,杨超越已经过安检进入候机大厅了。

“这太不容易了,还请了一天假,请假扣奖金,不值得,我必须进去看看她!会不会这辈子也就送这一次?”越想越着急,二师兄买了一张三百多块钱、与杨超越航班时间最近的机票冲进候机大厅,慌忙且着急地问路人,“哪里有拍照的人?你看到站姐了吗?”

他生怕“送不着”杨超越。

在餐饮区,他看到一群年轻女生在一个餐厅附近站着,他猜测,杨超越应该就在附近。果然,杨超越吃完饭走了出来,站姐们尾随着她向登机口走去。二师兄身材魁梧,他站在杨超越旁边,双手抱在胸前,“我就一路,跟保安似的。”各种镜头向他打过来,很不适应。

在《超新星全运会》决赛上,杨超越在射箭项目上拿到了个人银牌。在赛场上,有人对着她喊“闭眼九环”。

“你听见没?”二师兄问杨超越。

“听见了。”杨超越告诉他。

“你射箭这么厉害,你练没练过?”

“比赛前一晚在宾馆练了的。”听到杨超越的回答,二师兄喜出望外,没想到平时在屏幕里出现的杨超越,会出现在他的面前,并进行了一场短对话。

目送杨超越登机后,他走出候机厅,买了一张回家的机票。

有趣即正义

二师兄第一次知道杨超越,是在2018年5月。他喜欢刷B站,一天晚上,B站在首页给他推荐了一个关于杨超越的视频——《装傻爱哭?作秀卖人设?不,这才是真正的国民村花杨超越》。

视频罗列了杨超越各种与常识相悖的行为举动和言论,比如在面试两千元包吃包住的女团成员岗位时说,“我不管认真在做什么事都会让人笑的人,你们跟不上我的节奏,我也跟不上你的节奏。”

现场面试官忍不住笑了。

在《在创造101》里,被淘汰选手哭得稀里哗啦时,杨超越很认真地说,“要不你们(节目组)在淘汰的人里面,抽几个人送个手机啥的?”

现场泪眼婆娑的淘汰选手破涕为笑。

在国内,主流观点要求女性青春偶像必须得人美心善唱跳好,整体上,杨超越达不到这个标准,外界舆论一边倒地指责她才不配位。

那晚,已经一年多没发微博的二师兄发了个微博,“如果杨超越放到秋元康手里,他肯定会说‘这不是很有趣吗?’,而不是指责她。”

秋元康出生于1958年5月2日,是日本著名的编剧与作词家,2005年以来,打造出了包括AKB48在内的多个知名女团,是国内偶像娱乐公司的崇拜对象。二师兄上大学时,喜欢上了看日本综艺节目,在视频中多次接触AKB48,这个组合也让不太喜欢过多社交的他,找到了自己的圈子,与AKB48的粉丝聚在一起,畅谈生活琐事。

秋元康在二师兄心中占据了很大一块地方。秋元康常挂在嘴边的“这不是很有趣吗?”直接影响了二师兄看待事物的方式。

有的女团成员脚臭、不太理人、握手会、总选举、猜拳大会……都成了二师兄的新审美标准,它们与常规认知相悖,但逻辑相通:有趣即正义。他用这个观点解释他现在做的编程大赛,“这不是很有趣吗?”

那晚,二师兄鬼使神差地一直刷关于杨超越的视频,直到早上6点才睡觉,第二天早上8点起床上班。

那段时间,杨超越登上了《创造101》的第三名,舆论汹涌,她处于一个极度尴尬的位置。二师兄在知乎上看到有人说杨超越唱跳不好。他愤愤不平,“这个逻辑是不对的,我说你是体育生,你即便总分第三,也不能当班级第三名,你能接受吗?”

他是一个非常在意言论逻辑的人。他决定在知乎反驳那些言论,抓别人的逻辑漏洞,把杨超越身上的有趣特质与日式偶像身上的特质进行比较。而且,“她能拿第三又不是她自己决定的,而是赛制决定的。”

有人赞同,有人喷他。

“我当时感觉坏事了,有可能要陷进去了。”“一旦你开始维护一个人,你就为她说话,你的心就会倾向于她;即便你本来讨厌一个人,但如果你对那个人说十遍‘我喜欢你’,你对ta的好感度可能就会增加。”

1000.jpg

加上一方面节目还在继续,有新内容出来让他了解杨超越;另一方面,关于杨超越以前的视频也被爆出来,他觉得杨超越越来越有意思,就这样沦陷了,开始以哥哥的姿态去维护杨超越,包括反对杨超越是锦鲤的论调。

在“羊村”,村民并不认同杨超越是锦鲤这个说法,“锦鲤最初是黑子黑她的,说‘转发杨超越,不努力也能拿第三’。但信息是不对称的,她努力的时候你不一定看见。”多位杨超越的粉丝在接受刺猬公社访谈时,表达出了相同的观点。

  • 上一条:互联网进入“而立之年” 发明者促网民保护隐私

  • 下一条: 隐私泄露、虚假广告、恶意软件……互联网成了315晚会重灾区